书评书论
您所在的位置: 图书首页 > 所有文章 > 正文

阴翳即风雅

作者:荆悦    发表于:2010/7/30 10:27:31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本文相关书签:

   谷崎的作品被人称“重口味”,他本人也曾被称为“恶魔主义者”,但随其年龄增长,文风改变,他的作品也从恶魔主义还原为古典美,从崇拜西方到回归东方情趣与传统。随笔《阴翳礼赞》便是其回归“淡口味”的代表作。所谓阴翳,是一种不完美,但并非不美,阴翳即一种别味风雅。整本书充斥着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东方与西方文化之间的张力。

    日本建筑、室内设计,尤以“厕所”为例,是书的开端,也是书的最后篇目。于平常人心中,厕所并不能登大雅之堂,而在谷崎眼中、笔下,“厕所是品味四季变化和万物情趣的最理想去处”、“最风流的地方是厕所”、“厕所是适于冥想的地方”。作者抗拒西式清洁、明亮的厕所,认为“厕所最好就近泥土,设在同自然紧密相连的地方,同那种置身于丛莽之中、仰望蓝天的野外出恭毫无二致。故以粗朴、原始最为惬意”,而“城里的厕所已没有什么风流可谈了”。与此相应,旅行中的谷崎会选择吱吱悠悠看尽沿途美景的慢火车,会去到无人宣传的景点,会下榻设施不便的日本风格旅社,独自品味寂寞之旅的深趣。

    谷崎不喜现代之感的事物,他爱“阴翳”之物。他讲“东方人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生成阴翳,就是创造美”。美在哪里呢?“美,不存在于物体之中,而存在于物与物产生的阴翳的波纹和阴暗之中。”在我看来,这种阴翳之美是否与中国的中庸之道有异曲同工之妙呢?东方文化喜含蓄,不喜张扬,一切与韵味相关,是一种把玩与体味。

    谷崎对于东方文化“遭遇优秀文明而不得不接受它”抱有无奈之感,一切的风雅之物行将消失,“寒冷即风流,污秽出文雅”的时代渐行渐远。“现代人,人人都忘记了夜的黑暗”,不如在窸窸窣窣的雨声中,让阴翳之美带我们进入无我之境。

 

2243人看过本文章 收藏本文
本文相关图书
新书推荐
首页 | 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招贤纳才 | 三联书店韬奋中心
Copyright © 三联书店韬奋中心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 新出发 京批 字第 直0236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