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论
您所在的位置: 图书首页 > 所有文章 > 正文

因为记得,所以庄重(摘读)

作者:沈胜衣    发表于:2011/3/25 15:16:35    来源:中华读书报

本文相关书签:
   我们对张充和的认识,离不开她显赫的家世、她与众多文人名士的密切关系。但这些背景终不能掩其自身令人惊艳的才华造诣。这本美书,诚如余英时、董桥不无夸张地指出的,是中国古典传统精英文化的绝响。

    关于本书,已有足够的评论(包括同在2010年内地与香港出版的另两本张充和的书);而对于张充和诗书画艺术的内涵和相关背景资料,本书编者也已作了精到的分析、具体的介绍,但我还想提出“横”、“纵”两点:

    横向之通。那些精妙的书法,不但包含了不同风格元素而融会贯通,还时见中文书法与英文、与曲谱音符的相杂;那些秀逸的绘画,则有在衣料上作画、以海绵来作画等尝试。这种“混搭”很有象征意味,折射出张充和在生活和艺术上出入中西的通脱自在。

    纵向之变。集内收入时隔四十年写的两件《白石词》,“漫赢得幽怀难写”,我们可以在这同一主题作品中品味她不同时期的不同书法风格,似乎还可由那些蕴藉的书迹去体会她那代知识分子的一点幽怀。又收入她两度录写的:“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则更其如此了,因为这直接就是她的自作诗句。

    这“冷淡”“微茫”,还有书外的有趣故事。书中111页的这副隶书对联,注明写于20世纪70年代,归董桥藏。董桥《记得》中的《随意到天涯》一文,说“1983年充和在耶鲁度过七十寿辰,静静写下了自寿楹联一对”,就是“冷淡”“微茫”。然则在本书所收之外张充和至少还第三次写过该联语。不过这不是主要的,重点在于《张充和耶鲁书展》一文中,董桥记述:张充和记得他喜欢这副对联,要找出来送他(即本书所收的70年代那副);而他又将前辈的这对句,写过给比他年轻的朋友:“上海陆灏送我几张小对联纸,我一时贪玩,戏仿何绍基体行楷给他写了一对”。传递游戏还未完,我知道的是,后来陆灏又曾在他的港版《东写西读》书扉上,以工笔小楷录写了这同一副联语“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送给更年轻的朋友。——这是一种独特的光华流转,是情意与传统的暗暗传承,至可回味。

3105人看过本文章 收藏本文
本文相关图书
新书推荐
首页 | 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招贤纳才 | 三联书店韬奋中心
Copyright © 三联书店韬奋中心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 新出发 京批 字第 直0236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