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论
您所在的位置: 图书首页 > 所有文章 > 正文

高岗最后的日子

作者:    发表于:2011/4/11 11:37:49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本文相关书签:

    高岗,中共党史上一位带有悲剧色彩的传奇人物。他是陕北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者之一,曾任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新中国建立后他是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死后,他是“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主角,被开除党籍。《高岗传》(戴茂林、赵晓光著,陕西人民出版社)是国内出版的第一本高岗的传记,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高岗。
  自杀未遂
  七届四中全会结束后,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分别召开高岗问题座谈会和饶漱石问题座谈会。
  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从2月15日下午到25日下午,共开了7次,有43人发言。在座谈会的第一天,高岗继七届四中全会上的检讨后再次做了检讨。16日下午,周恩来受刘少奇委托,在会上转告了刘少奇对高岗15日检讨的意见,并介绍了高岗进行分裂活动的有关事实。
  在15日和16日的座谈会上,高岗对与会者的揭发批判也进行了一些辩解,认为自己虽然对刘少奇同志有意见,但并不能因此就说成是反党。他还承认自己有自由主义、宗派主义,这两个东西发展下去就会分裂党。但高岗强调说这个后果是客观的,不是自己主观故意的,也不是现在就有的。
  然而,不管高岗作何辩解,他在座谈会上都是极端孤立的。参加完16日的座谈会后,高岗回到了东交民巷8号。他草草地吃了一点晚饭,便将秘书赵家梁叫到了自己的卧室。
  高岗神情严肃地对秘书说:“给你一个政治任务,你要拿党性来保证,绝不能传出去。”
  然后,由他口授,秘书速记,起草了一封致毛泽东的密信。信中既有高岗的个人检讨,也有对一些问题的辩解,还有他与别人在一起议论刘少奇等的情况汇报。
  高岗在赵家梁抄写完致毛泽东的信离开卧室后,先把致毛泽东的信放到了一个信封里,并在信封上写下了刘少奇收。然后,又自己动笔写了一封致周恩来的信。
  书写完这两封信后,已经临近午夜,一直郁闷不乐的高岗显得有些兴奋。他又把妻子李力群叫到自己的身边,述说座谈会上许多人都揭发他反对刘少奇、反对周恩来,说自己即使真的反对刘少奇和周恩来,也不会傻到同时伸开两个拳头打人,并表示要给毛主席写信,要找毛主席面谈。
  第二天高岗起得很晚,在洗完脸刮胡子时,不慎将脸划破了一个小口子。对于这点小伤口并不在意的高岗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顺势就将手上的鲜血在昨晚刚刚写完的信封上擦了一下。上午,他先是叫来了交通员,让其把两封信直接送给刘少奇和周恩来。然后,又喊来了警卫员,让警卫员把自己佩带的手枪交给了他。
  警卫员虽然不得不把手枪交给高岗,但感到平时并不带枪的高岗今天突然要枪,有些蹊跷,立即打电话将高岗要枪的反常行为向卫士长和秘书赵家梁、董文彬以及高岗的妻子李力群做了汇报。正在国家计委开会的赵家梁接电话后立即赶回东交民巷8号,与董文彬、李力群紧急磋商。
  赵家梁回来后,交通员也将高岗授意送走的两封信拿了过来。赵家梁、董文彬和李力群一看信封上有血,感到情况不对,决定把信拆开看看。打开一看,给刘少奇的信正是昨晚写的致毛泽东的信,信的抬头写的是毛主席,落款是高岗,日期是2月17日。给周恩来的信主要是拜托周恩来在他不在时照顾他的妻子儿女。
  看了信后,赵家梁、李力群、董文彬才知道高岗已经有了自杀的念头,便决定先稳住高岗,采取软的办法,争取把枪要下来。
  于是,赵家梁来到高岗所在的客厅,一边哭着一边对高岗说:“我犯了错误,打开了你给中央领导的信,请你原谅。但你不能这样想不开。”李力群也上来边痛哭边劝说。
  看着痛哭流涕劝说自己的妻子和部下,神情黯然的高岗挥了挥手说:“好吧!不了!不了!把信烧掉吧。”
  见高岗似乎已经回心转意,李力群和董文彬急忙找来火柴将信点燃。但就在此时,坐在沙发上的高岗突然用右手从裤袋里掏出手枪,举向头部。当时和高岗同坐在沙发上的赵家梁见状,急忙挥起右手向高岗握枪的手击去。就在赵家梁的右手与高岗的右手接触的一刹那,枪声响了,子弹打在了客厅右侧的墙上,手枪也应声掉在了地下。高岗见开枪不中,急忙去抢被击落在地的手枪,赵家梁也死死地抱住高岗,不让他拿到手枪。然而,赵家梁这位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的秀才哪里是行伍出身的高岗的对手,身高力壮的高岗很快就把赵家梁压在了身下,并拿到了手枪。好在这时被刚才的枪声吓呆了的李力群、董文彬以及警卫们都冲了过来,夺下了高岗握在手里的枪,才使高岗这次真枪实弹的自杀未遂。
  高岗自杀未遂事件发生后,赵家梁等立刻向周恩来总理详细汇报了高岗自杀的经过和两封信的事情。周恩来听后吩咐赵家梁等要严密注意高岗的动向,有情况及时汇报,并要求赵家梁把已烧毁的信的内容复写出来。
  高岗开枪自杀的时间是2月17日下午1点半左右。中央书记处得到这一消息后,原定下午召开的高岗问题座谈会临时取消。5点
  半左右,曾在西北共同战斗过的老部下习仲勋、马文瑞、马明方等闻讯来到东交民巷8号看望高岗。下午6点半和晚9时,刘少奇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和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立即对高岗实施管教,让其停职反省。
  从2月17日自杀未遂后,高岗再没有参加揭发和批判他的座谈会,也几乎没有离开过曾经是车水马龙的东交民巷8号。“十大罪行”
  高岗于2月17日自杀未遂后,中央书记处召开的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只是在当天停开,18日、19日、20日继续举行。22日、23日、25日,又开了三天。在这八个半天的座谈会上,共有43人发言,揭发批判了高岗以及饶漱石的“罪行”。在座谈会的最后一天,周恩来做了总结发言,为高岗的错误定了性。
  周恩来列举了高岗分裂党及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的“十大罪行”:
  一、在党内散布所谓“枪杆子上出党”、“党是军队创造的”,以制造“军党论”的荒谬理论,作为分裂党和夺取领导权力的工具。
  二、进行宗派活动,反对中央领导同志。从1949年起,高岗即将中央领导同志的某些个别的缺点和错误有计划地向不少人传播,后来更将这些个别的一时的而且已经改正的缺点和错误说成是系统的错误,到处传播,有些更抄成档案,作为攻击资料;同时,又加上种种无中生有的造谣诽谤。
  三、造谣挑拨,利用各种空隙,制造党内不和。高岗伪造中央领导同志提出政治局或书记处的所谓“名单”有某无某,污蔑中央领导同志不赞成某同志担任中央某部工作,不支持某同志在某省工作中的正确领导等等,以挑起党内的不和。
  四、实行派别性的干部政策,破坏党内团结,尤其是对干部私自许愿封官,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和企图骗取别人的信任。
  五、把自己所领导的地区看作个人资本和独立王国。高岗在任东北局书记时,对工作报喜不报忧。不愿意检讨,受不得批评。他来中央工作认为是调虎离山,后来仍兼东北局书记才放了心。
  六、假借中央名义,破坏中央威信。高岗对于中央政治生活作了许多曲解,并散布许多流言蜚语,攻击别人,吹嘘自己。
  七、剽窃别人文稿,抬高自己,蒙蔽中央。高岗在讨论马林科夫报告时有关商业问题的发言,完全是别人的发言文稿,竟窃为己有,以之蒙蔽中央。
  八、在中苏关系上,拨弄是非,不利中苏团结。高岗在东北时,未向中央请示,就与个别的苏联同志乱谈党内问题。在去苏回国后的个人谈话中,他亦有不少拨弄是非的话,并借此吹嘘,抬高自己。
  九、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从财经会议前后及从中央提出是否采取部长会议的国家制度和党中央是否添设副主席或总书记的问题后,高岗就迫不及待地积极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权位的活动。高岗假装举着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伪造毛泽东同志的言谈,积极反对两个中央领导同志,假装推戴另外两个中央领导同志,同时提出自己作为党中央副主席的要求。
  除了上述分裂党和夺取权力的阴谋活动以外,根据同志们最近的揭露,高岗的私生活也是腐化的,完全违背共产主义者的道德标准。
  然后,周恩来又论述了高岗以自杀行为自绝于党和自绝于人民的罪行,说:“高岗是拒绝反省的。他仇恨党,仇恨同志们帮助他揭发错误,拒绝向党揭发他自己最丑恶最本质的东西……虽然自杀由于同志们的阻止未遂,但这种在实际上是叛变党的行为已昭然若揭,无可抵赖。”
  周恩来的总结发言是根据高岗问题座谈会期间与会者揭发的材料,并经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讨论审核后形成的。下面一段分析高岗罪行的思想根源、社会根源和历史根源的话,基本上是毛泽东在审阅周恩来的发言提纲时亲自加写的:“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高岗虽有其正确的有功于革命的一面,因而博得了党的信任,但他的个人主义思想(突出地表现于当顺利时骄傲自满,狂妄跋扈,而在不如意时则患得患失,消极动摇)和私生活的腐化却长期没有得到纠正和制止,并且在全国胜利后更大大发展了,这就是他的黑暗的一面。高岗的这种黑暗面的发展,使他一步一步地变成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实际代理人。”
  3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
  高岗在2月17日自杀未遂后,一直在家中反省,并不知道后来几天的会议上都揭发出了他的哪些罪行。看到周恩来的总结发言后,高岗的情绪又引起了很大波动。但在管教人员的帮助下,几天后高岗的情绪又逐渐稳定下来,开始撰写反省材料。
  生命的终结
  高岗2月17日虽然自杀未遂,但这次自杀行为对其最后的人生历程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据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回忆:“高饶问题被揭露以后,毛泽东一直还想挽救他们。毛泽东让一位中央负责同志找高岗谈话,想让他回陕北负责一个地区的工作。但是话还没来得及谈,就发生了高岗自杀未遂的事。我把这事报告毛泽东时,从他的表情看,他对此事感到厌恶。他说:‘高到西北的事不要再提了,随他去!’从此彻底放弃了挽救高岗的想法。”(《叶子龙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
  写完《我的反省》并递交上去后,高岗的心情并未好转。特别是东北高于会议的情况传来后,高岗更是坐卧不宁,寝食不安。到了7月份,电台开始陆续广播各地将要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名单,高岗虽然很注意地收听,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平日里喜欢高谈阔论的高岗开始变得少言寡语,经常整夜地坐在床边吸烟,以往从不吃安眠药就可以倒头大睡的高岗开始变得不吃安眠药就无法入睡。8月
  初,高岗肠胃功能失调,出现了腹泻、消化不良等症状。
  此时高岗的妻子李力群已经怀有几个月的身孕,妊娠反应非常厉害,心脏也有不好的症状,需要住院治疗。在李力群准备去协和医院住院前的那天晚上,高岗这位曾经背着妻子拈花惹草的负心汉握着妻子的手动情地说:“你很年轻就嫁给了我,但我有许多事情对不起你。不过我冤枉啊,我不想活了。”
  说着,高岗就拔下电灯的插销,开始撕电线的包皮,要触电自杀。李力群急忙抢下电线,大声地喊道:“你干什么?你这样做,不就更对不起我和这几个孩子了吗?”
  高岗见状,停了下来。第二天,李力群在住院之前,把昨晚的情况告诉了警卫和秘书,并领着他们看了昨天高岗撕破的电线,叮嘱他们要时时注意高岗的动向。
  在高岗2月17日自杀未遂事件发生之前,高岗与妻子李力群并不在一个房间住。自杀未遂事件发生后,李力群搬到了高岗的房间与他同住。李力群由协和医院回来后,虽然没有发现高岗在暗中积攒安眠药,但已经感到高岗的情绪越来越不好。8月16日,是高岗开枪自杀未遂的半周年。这天晚间,高岗显得特别兴奋,与李力群唠得很晚。身体疲倦的李力群与高岗说完话后,便与小女儿一道,在高岗的房间睡下了。
  据当天晚间值班的警卫回忆,17日凌晨3时20分,高岗出来要水喝,警卫员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早上8点多钟,李力群起床后开始梳洗,见高岗仍未起床,便让小女儿喊爸爸起来。一会儿,女儿告诉她说:“爸爸不理我。”李力群急忙跑过去看,才知大事不好。大家赶紧向医院和有关部门打电话汇报。9时30分左右,北京医院的医生们来到了现场,并立即在高岗的床上开始抢救。
  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医生抢救到上午10时17分,宣布高岗已经死亡。
  晚10时多,医生向大家宣读了检验结果:“死者生前服用过量的安眠药,造成中枢神经麻痹,以致死亡。”至此,49岁的高岗走完了曲折的人生历程。

 

2470人看过本文章 收藏本文
本文相关图书
新书推荐
首页 | 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招贤纳才 | 三联书店韬奋中心
Copyright © 三联书店韬奋中心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 新出发 京批 字第 直0236 号